一位传奇的重庆人:为啥在长葛沿铁路走了30000多公里!

采访到蔡连成后,小编觉得工人当到这样的境界也是很值得:他曾获中铁四局最高荣誉“先进生产工作者”荣誉称号,还多次获得郑万高铁河南段“工地之星”荣誉称号。

从工地上的一名推土机司机到领班,再到生产队长,35年一万两千多个日夜,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坚守在建设一线。

他为了赶工期,曾2年没进过家门;妻子去世,他只回家了4天;儿子的小学、初中、大学他都没去过。

“干了一辈子,却一次没有坐过自己参与修建的高铁、火车;我的家乡就是重庆万州。最骄傲的一件事就是自己参与修建的郑万高铁通到自家门口,这回我一定要坐一次。”蔡连成说。

在长葛修高铁的日子,蔡连成每天沿着轨道至少走两个来回。当站在这里望向家乡万州时,他的眼里闪着泪光。

“修了10年高铁,却从没有坐过高铁;这辈子最骄傲的就是自己参与修建的郑万高铁通到自家门口,到时一定要坐一次。”

初次见到蔡连成,他刚从推土机上下来。只见他戴着白色毛线手套,个头不高、身材精瘦,多年工地上风吹日晒皮肤很是粗糙,看上去很不起眼。

“现在郑万高铁长葛段的铺轨工作已经结束,我们正在恢复桥下便道路面、平整施工场地。接下来将进行轨道精调、静态验收、联调联试,预计今年10月郑万高铁河南段就能正式通车运营了。”蔡连成激动地说。

干了一辈子,跑了一辈子,快退休的蔡连成却从没有坐过自己参与修建的高铁和火车。每当这个地方的铁路、高铁建好了,不等通车他们就奔赴下一个地方,总是错过。

但参与修建郑万高铁,让蔡连成脸上满是激动、兴奋、骄傲:“我的家乡在重庆万州,修了一辈子铁路,最骄傲的一件事就是自己参与修建的郑万高铁通到自家门口万州,这回我一定要坐一次。”

回想35年来每次回家的经历,蔡连成不时感慨中国交通发展之快。蔡连成回忆,1983年,他第一次离开家乡万州,远赴湖北大冶参与修建大沙铁路。“万州是一座江城,当地人出行全靠航运。从万州出发坐船到湖北宜昌,从湖北宜昌坐火车到武汉,再从武汉坐汽车到湖北大冶,路上行程就需3天时间。”蔡连成说。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2010年,宜万铁路线(湖北宜昌至重庆万州)修建完成,他回家的路程缩短到24小时。现在,在河南工作的蔡连成回家就更方便了,从郑州坐高铁到湖北恩施,再从湖北恩施坐火车到万州,10个小时就能到家。

但蔡连成更期待的是,未来郑万高铁全线通车后,他不用倒车,只需3个半小时就能直达万州。

3天3夜没有上床休息,除了上厕所外,蔡连成一直待在装载机上!

回想起2016年得知自己将参与修建郑万高铁长葛段的消息,蔡连城内心比任何人都激动。

2016年4月份,中铁四局三分部的施工人员就来到了长葛。工人进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清表、建拌合站。

郑万高铁河南段三分部建拌合站的时候,蔡连成3天3夜没有上床休息,除了上厕所外,一直待在装载机上。这也是郑万高铁河南段建成的第一个拌合站。

“刚开始建拌合站时人员不够、设备不全。硬化拌合站场地路面时,混凝土拌好了,但是没有罐车。咋办?只有开着现有设备装载机运送混凝土!”和蔡连成同为中铁四局郑万铁路项目部三分部生产队长杨阳回忆说,“当时装载车司机一直没有到位,三分部除了蔡师傅别人都不会开装载机。于是,蔡师傅主动承担了开装载机的任务。”

“当时工期十分紧张,蔡师傅3天3夜没有上床休息。除了上厕所外,他一直待在装载机上。我们是在顶不住的时候还能换换班,但是蔡师傅根本没有人能替他。吃饭时候随便扒拉两口,困了他就在装载机上打会儿盹。”杨阳告诉小编,郑万高铁是他从学校毕业后参与修建的第一个项目,从蔡师傅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蔡师傅就是他的“师傅”。

3天3夜不下装载机连续工作,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何况当时的蔡连成已经51岁,这事在三分部引起了很大反响。

干什么活儿,蔡连成都抢到前面。别人都很不解,领同一份工资,为啥要多干这么多活儿呢,是不是傻?对此,蔡连成笑着说:“我今年都53岁了,再有2年就退休了,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修高铁了。多干点儿,以后想干也没机会了!”

在三分部的努力下,拌合站只用18天就建成了,这不仅是郑万高铁长葛段第一个拌合站,也是郑万高铁河南段第一个拌合站。

初中毕业不懂机械方面知识,却研发出了一款自带电动机和扶手的新型平板震动器,大幅提高工作效率

蔡连成不仅干活儿拼,而且还善于动脑筋。在做桥梁防水工作的时候,他改良老款的平板震动器,研发出了一款自带电动机和扶手的新型平板震动器,大幅提高工作效率。

现在高铁轨道采用的都是无砟轨道,无砟轨道采用自身稳定性较好的混凝土道床代替有砟道床来传递行车时的动、静荷载。两个道床板之间相隔2.1米,中间的防水层需要用混凝土摊铺。

“混凝土铺完之后,需要用专门的工具对混凝土表面进行抹面、收光,将表面压实并清除表面的气泡、砂眼等缺陷。传统的平板震动器大多是一个方形的机器,需要人抬着一点儿一点儿地抹面、收光,既耗时又耗力。”蔡连成说,“我就想能不能改进一下平板震动器,给这个机器装上发动机和扶手,让机器自己跑,这样工人也能省点劲儿。”

天生不爱闲着的蔡连成搞起了“小发明”,别人休息的时候,他就蹲在机器旁边捣鼓起来。没有发动机,他就拆了一个其他破旧废弃不用的机器,把发动机取出来用。

怎么把发动机安到平板震动器的“肚子”里?咋样能保证机器的安全性?蔡连成彻夜不休,连梦里都是在捣鼓发动机。

老天不负有心人,捣鼓了二十多天,蔡连成终于把发动机安装到了老平板震动器的“肚子”里。这一天,他把改进后的平板震动器通上电源,想试验一下。没想到,平板震动器真能自己跑起来。

“太惊喜了,我初中毕业不懂机械方面知识,只是根据自己30多年来干活的经验捣鼓了一下,居然成功了!”蔡连成说。

“多次试验没有问题后,我又改变了一下平板震动器的外形结构。调整后的平板震动器宽2.05米,刚好能放进两个道床板中。我又给平板震动器焊接了2个扶手,这样工人站在道床边上,只用推着扶手就可以收光、抹面了!”蔡连成说。

在别人看起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蔡连成居然干成了。新型的平板震动器省时又省力,大幅提高了工作效率。

“蔡师傅把修高铁当成了他这辈子唯一的一项事业、一份责任,而不仅仅是为了打工赚钱,他是一个真正的高铁人!”中铁四局郑万铁路项目部三分部办公室主任汪顺斌感慨。

“他那性子用俺重庆话说就是‘犟拐拐’,他不怕得罪人,看见谁干活偷奸耍滑就当面说!”

除了干活细致、认真,在同事眼中“蔡师傅”更是一个脾气犟、说线多年来,我俩已经搭班过3次,共同参与建设了大广高速、南昌至九江高速、郑万高铁3个项目。”汪顺斌说,“我们都是重庆万州人,他那性子用俺重庆话说就是‘犟拐拐’,他不怕得罪人,看见谁干活偷奸耍滑就当面说。”

在汪顺斌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次生产交班会上,蔡连成站出来指出,他在现场指导施工时发现不少一线工人为了早干完、早下班,在CFG钻孔桩时刻意加快速度,很容易造成中间混凝土出现断层的现象。

当蔡连成提出这一问题时,生产交班会现场瞬间鸦雀无声。后来,中铁四局郑万铁路项目部三分部安质部部长下令,长葛段全线进行停工整改,并对出问题的班组进行罚款。

由于项目对CFG钻孔桩速度有严格要求,每分钟下钻不能超过2米。如果下钻速度过快,就会造成桩体不密实,重者甚至造成路基下沉,存在安全隐患。

汪顺斌坦言,或许有的生产队长没发现,也或许有人发现这一问题了但怕得罪人都不说。蔡连成却说:“干我们这行,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就不能怕得罪人。”

走在刚刚铺完轨的高铁轨道上,蔡连成脸上满是骄傲,仿佛这里是属于他的世界。他说:“这上边除了刚刚铺好的轨道,桥梁、桥墩等所有混凝土建筑的部分都是由我们完成的,眼瞅要完工了,激动!”

转眼,中铁四局郑万铁路项目部三分部近千名管理人员和一线工人已经在长葛呆了两年零九个月。

从18岁干这行开始,蔡连成一年最多回家一次,一次最多能在家待七八天。参与修建郑徐高铁时,为了赶工期,他曾2年没进过家门。

35年,他“以路为家”,很少回家门。提及家人,蔡连成眼神中有些失落,说话语气也瞬间慢了下来。

“我只有一个儿子,已经27岁了。儿子和他妈关系好,俺俩关系不行,很少坐一起吃饭说话。平时一周会给儿子打一个电话,也不知道说啥。”蔡连成说。

“我这一辈子对家人亏欠太多!印象中儿子长这么大,我只送过他一次去上学,还是在儿子学前班的时候。从儿子上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我从没有去过他的学校,甚至不清楚学校在哪。后来,孩子妈走了……”谈到妻子,蔡连成再也说不下去,眼泪夺眶而出,他笨拙地摘下手上戴着的施工手套,转过头抹去眼角的泪水……

对于一个53岁的男人来说,人生早已经历过太多的起起落落,但他心里仍有一处柔软的角落,任何人触碰不得。

他说,不提家里的事。他说,他亏欠他们。他说,谁出来不是为了养家糊口,但他做得不好……

或许对于已经快要退休的蔡连成而言,妻子的去世是他这辈子无法弥补的遗憾,儿子的不理解是他心里永远的结,但他还要为了这个家拼下去,为了中国交通发展留下些痕迹……

Posted in 新手进阶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