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传奇——卢克纳尔和他的海鹰号 _一战海鹰传奇克纳

卢克纳尔,一战时德国海军的一位传奇人物,他的传奇不在于参与了什么著名的战役,立下了多么大的战功,事实上他做的事情对于德国海军在一战时的态势基本没有影响,之所以成为传奇是因为这个人和一艘船在一战时的冒险经历。

卢克纳尔出身贵族家庭,天生具有冒险精神,13岁时,独自从家中出走,想去美国一睹西部传奇人物野牛比尔的风采。他混入俄国货船尼俄伯号当了一名服务员。20岁时,卢克纳尔进入了一所德国海军训练学校,他在这里通过了委任为大副的测试。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德国把大量商船改造成袭击敌方商船的武装袭击舰,派遣它们去搜寻并袭击协约国的商船。大部分武装袭击舰都没有取得什么战绩,却拖住了大量协约国舰队。至1915年初,大部分武装袭击舰不是被捕获便是已经沉没,或者就是因耗尽燃料在中立国靠港时被拘获。

卢克纳尔也加入了海上破交的行列,与别人不同的是他找了一艘老掉牙的三桅帆船,经过改装后取名“海鹰号”。卢克纳尔带领一伙同样胆大包天的水手驾驶着这艘落后于时代的帆船出海打猎。

卢克纳尔的传奇经历刚刚开始就差点被扼杀,当海鹰号出现在希腊的西南方向,与一艘英国武装辅助巡洋舰复仇者号遭遇。英国人登船对海鹰号进行了一番例行检查,一切正常。英国人太笨了吗?当然不是,因为卢克纳尔的伪装水平太过高超,海鹰号被伪装成挪威商船,连航海日记都伪造了一本,包括卢克纳尔本人在内的所有船员都会说挪威语,英国人没法不信啊。此后海鹰号开始了它愉快的打猎之旅。

1917年1月9日,海鹰号突袭了一艘单烟囱蒸汽船皇家加蒂斯号。它向皇家加蒂斯号发出了一个请求校准时间的信号,这是迷惑对方的伎俩,靠近后,在皇家加蒂斯号作出回应前升起了德国海军军旗,但皇家加蒂斯号的船长也是大意,并未发现对方易帜。海鹰号向皇家加蒂斯号进行了三次发炮警告。最终这艘运煤的商船停船投降,船上的所有船员被安然无恙地带上海鹰号,而皇家加蒂斯号则被凿沉。

1917年1月10日,海鹰号与另一艘拒绝表明国籍的轮船隆迪岛号遭遇,在升起海军军旗后,海鹰号将一发炮弹打过了将砂糖运往马达加斯加的隆迪岛号的船首,可这艘轮船拒绝停止,于是遭受了四发炮弹的连续攻击。轮船最终不得不停下,并降下了小艇,但轮船的船长却没有遵照命令前往海鹰号;一支德军小分队被派出,结果发现在第一发炮弹后就有船员弃船求生,最后只剩下了船长一人。后来,班尼斯特船长告诉卢克纳尔说,他几个月前才被一艘德国袭击舰梅沃号抓住,在释放前还被迫签署了一份不再参与战事的声明——现在他破坏了自己的诺言,而且他害怕再次成为战俘。

卢克纳尔继续向南航行,1月21日抵达了巴西和西非间的中大西洋,在这里发现了一艘装满了玉米的法国三桅帆船查尔斯伯爵号。查尔斯伯爵号的船长看到同样是三桅帆船的海鹰号倍感亲切,这样的船在这个时代不多了,于是主动上去套近乎,被海鹰号轻易捕获,卢克纳尔从他的航海日志上获取了大量信息,包括他遇上的大量航船及其目的地。

1月24日,海鹰号与一艘加拿大籍纵帆船佩西号遭遇,将佩西号上的所有船员以及船长的挪威籍新婚妻子带上海鹰号,卢克纳尔下令将船击沉。并给佩西号的船长和夫人开了一个单间。

2月3日,装满智利硝石的法国籍四桅帆船安特南号在与卢克纳尔“赛船”时(辅助蒸汽引擎出了故障),被赶上并被迅速凿沉。

2月9日,击沉同样运载硝石的意大利船布宜诺斯艾利斯号。

2月19日,海鹰号发现一艘四桅帆船,起初该帆船曾企图逃跑,但是此时海鹰号利用船上的引擎追上了这艘英国运粮船平摩尔号。巧合的是,冯·卢克纳尔在年轻时代(1902年)曾在平摩尔号上工作过。卢克纳尔将平摩尔号驶向里约热内卢,以获得足够的补给,然后平摩尔号被凿沉。

一连串神秘的船只失踪,引发了英国海军的极大注意,尤其是拉.罗奇法库德号和杜普勒号共计携载了一万吨智利产的优质硝石,是制造弹药的重要原料,它们的失踪严重影响了兵工厂的正常工作。

英国海军不是吃干饭的,他们把失踪船只的位置连起来,很快就出现了一条清晰的纵贯大西洋的航迹,据此判断,在大西洋上,显然出现了一条新的德国袭击舰。但是这艘舰是什么样的?在哪?英国人是一头雾水。

英国海军部一面通知沿线舰只加强戒备,一面把这条德国袭击舰命名为“海上幽灵”了。

此时卢克纳尔选用一艘老掉牙的船来破交的优势显现出来了,没人会把一艘古董船与军舰联系起来,而且海鹰号是一艘帆船,不需要燃料,虽然有两台辅助蒸汽引擎,追赶商船时才用,不需要专门的补给,这样海鹰号的航程和自由度就大大加强了,就是跑到英国军舰面前,英国人也想不到这是德国的袭击舰。

而且海鹰号上铺设了400多个仓位,被卢克纳尔击沉的商船上的船员们都被安排到海鹰号上,除了不能下船待遇很好,船长们和卢克纳尔一起在船长餐厅共进晚餐,普通船员也可以在甲板上随意的散步,品尝好酒和美食。在被俘船员回忆录中卢克纳尔被称为一个古代的骑士,极富有古典的绅士气度。卢克纳尔本人在日记中也写道“我有足够的勇敢去击沉敌船,但是我无法承受把一个孩子杀死给他母亲带来的悲伤,我的战争不是为夺去生命。我常常想起自己的母亲,如果我杀害了另一个儿子,他的母亲会怎样的悲伤阿。”

伯爵并不是伪善,这种骑士精神贯穿他的一生,也正因此这个耿直的老军人无法接受纳粹的理念,希特勒曾经因为伯爵的倾向冻结了他的账户。在每次作战中,他都尽全力避免杀伤对方的人员,也避免自己部下的伤亡。在要求对方弃船的时候,他总是要求确认船上的船员全部安全的转移到了自己的船上,甚至,要求对方一定要把用来捕鼠的船猫也一同带来。那时的船舶为了对付老鼠总是带着猫的,这些猫甚至在海鹰号上生小猫,结果,海鹰号上的猫儿很快超过了三位数,当然,海鹰号是不用担心长老鼠了。

麻烦的是400个铺位渐渐被俘虏占满了,以后还怎么打仗呢?再抓了敌船,船员往哪儿放呢?

于是,卢克纳尔就和俘虏的几个船长商量,要不,放你们回家?腾出铺位来放新的俘虏?那几个船长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尊敬的伯爵,这可不行,按照法律,如果释放我们,只要到达港口,我们就有义务向本国海军汇报贵舰的行踪和情报,贵舰航速太慢,那样您肯定被英国军舰抓去的。那时的人都挺绅士的。

但是问题还是要解决啊,正好海鹰号又捕获了一艘法国船,这船够大,上面补给也充分,没有电报室,卢克纳尔将船上的桅杆砍断一半,这样一来行驶到距离最近的巴西海岸也要十来天,有足够的时间让海鹰号离开这片海域。卢克纳尔要求大家在到达港口前不要主动向协约国方面通知海鹰号的行踪,所有人都宣誓不在路上主动“和陌生人说话”,同时保证获释后康布伦号将直驶里约热内卢。事实上,他们的确遵守了自己的诺言。

双方依依惜别以后康布伦号顺利到达了巴西,这些曾经的俘虏们一上岸就按照法律通了知英国海军关于海鹰号的情况。英国海军这才知道幽灵号的真实情况,他们也很佩服卢克纳尔的狡猾和周到。

英国皇家海军的战舰立即扑向了南大西洋,对每艘没有烟囱的船严加盘查,却一无所获,海鹰号又失踪了。海鹰号已经利用这段争取到的时间,全速南下,经过福克兰群岛直奔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转向太平洋。

但是英法的船都在大西洋跑运输呢?海鹰号转了一个多月也没找到目标,大家伙过着悠闲的日子,此时欧洲战场激战正酣。卢克纳尔很郁闷,转着转着碰到一艘美国船,出发前海军总部要求不得对美国船只下手,卢克纳尔本来打算插肩而过的,这艘船可能是航行的久了,无聊寂寞冷,见到海鹰号自己凑上来没话找话,卢克纳尔从对方口中得知美国对德宣战了,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如此,德国打赢战争的可能更加微乎其微了。不过好消息是可以对美国船只下手了,于是这艘约翰逊号马上成了德国海军在太平洋抓到的第一个美国战利品。把无限抓狂,眼睛瞪的溜圆的美国水手们送进俘虏的住舱,卢克纳尔马上开始追杀新的目标。第二天,截获美国商船斯拉德号。7月8日,再次捕获美国商船马尼拉号。

有了新的战果,伯爵顿时振奋起来。这个地方英国人鞭长莫及,简直是袭击舰的理想战场,卢克纳尔准备大干一场。但是卢克纳尔和海鹰号的好运终于用完了,他碰到了海啸,幸而没有人员损失,不过海鹰号的龙骨已经在断成了两截搁浅在礁盘上,已经无可救药。将人员和物资搬到岸上后,卢克纳尔下令焚毁了座礁的海鹰号。

卢克纳尔经过思考后决定自己率领一队人马,乘坐小艇划往500公里以外的斐济,希望在那里截一条船回来搭救其他的弟兄们,大副克宁上尉负责岛上剩余的人员。

伯爵一行于8月20日离开,他们历经风雨,坚韧的划过了茫茫大海,在经过一些岛屿的时候,德国人声称自己是正和人打赌划桨横渡太平洋的丹麦海员,从而获得了热烈的帮助,遗憾的是当他们接近目的地时,却被斐济警察局一位大胆的希尔警官看出了破绽,率领海警察包围了小艇,迫使伯爵做出了投降的决定。有趣的是当伯爵缴枪投降以后,双方都大吃一惊,因为希尔警官把他们当作了德国潜艇上的遇难艇员,没想到他们有这样好的装备,而卢克纳尔感到万分沮丧的是他发现希尔警官手里居然除了警棍手铐并无其他武器。

卢克纳尔的战争结束了。

留在岛上的克宁上尉也是个富有想象力的家伙,伯爵走后,这位大副日夜举火求救,引来一条法国船鹿特斯号,结果鹿特斯号的船员稀里糊涂的成了克宁上尉的俘虏。上尉把人员转移到鹿特斯号上,继续他的旅程,因为没有伯爵掌舵,这条船在美洲海岸触了礁。这一次他不再有活捉鹿特斯号的好运,全体人员成了俘虏。

战后的冯.卢克纳尔,成了一名周游世界的旅行家。当希特勒掌权,德国走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这位老船长却悄然远离了军队,伯爵高尚的人格使他无法接受纳粹的理念。因为营救被纳粹迫害的人士,希特勒冻结了伯爵的账户。但这不能让精力充沛的伯爵“安分守己”,当盟军的轰炸机开始轰炸德国本土的时候,他却利用在盟军中的老朋友 – 他当年的俘虏有的已经身居高位——使盟军承诺不轰炸他的故乡哈勒尔!这种“里通外国”的行为被纳粹觉察以后,伯爵只好选择了流亡。

当二战结束以后,伯爵返回他的故乡,他发现盟军恪守了对伯爵的诺言——他看到的是一座完整无损的哈勒尔城。哈勒尔的居民在街道两旁排成队伍,欢迎他们的英雄和恩人回家。

1966年,卢克纳尔在故乡哈勒尔悠然辞世,这位传奇老船长,在暮年最为欣慰的就是自己在战功赫赫的征途中,最大限度的减少了双方的伤亡。 在他率领海鹰号历时8个月的征战中击沉了十四条敌船,俘虏了462名敌人,却只有1人在他的作战中死亡,而他的部下,无一伤亡,在战争日益残酷的世界,这样的战绩既空前,恐怕也将绝后。

传奇谢幕,留下的,只有老船长曾经的故事,和后人记忆里最后一艘神出鬼没的古老风帆战舰——海鹰号。

Posted in 传奇攻略 and tagged , , , .